logo
龙江优秀归国学长风采|担起头雁的责任:记黑龙江省医院院长吴效科
龙江归国学人风采 | 作者:HORSA | 来源:黑龙江省欧美同学会 | 点击:1626 | 发布日期:2023/11/15

编者按:为进一步推动全省广大归国留学人员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我省期间的重要讲话重要指示精神,继续沿着总书记指引的方向贡献留学人员智慧力量,省欧美同学会决定开展“龙江优秀归国学长风采”展示活动,全面展示我省优秀归国留学人员出国留学、归国奉献,为实现中国式现代化和龙江高质量振兴发展拼搏奋斗的可歌可泣的光辉事迹,进一步弘扬留学报国精神,营造迎庆欧美同学会成立110周年的浓厚氛围。


2019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星期天,他依然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医院,独坐在科里会议室的大屏幕前,慢慢地一页页翻着团队两年来的工作总结课件,陷入沉思中。

十几年前,他是逆流而上北飞的南雁,如今,他还要当好龙江中医振翅翱翔的领头雁。吴效科感到,肩上的责任越发沉重了。




南雁落龙江孵金蛋 催生“哈尔滨共识”

2013年8月24日,来自美国、英国、荷兰、芬兰、意大利、瑞士等世界医学发达国家的顶尖生殖医学专家齐聚哈尔滨,在这个全国医学界并不突出的地方共襄盛举办了一件大事——制定了《不孕症临床试验报告国际指南——哈尔滨共识》,而牵头者就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吴效科教授。他办的这件事之所以震惊业界,是因为这是中国学者主持制定的首个全球性标准规范,这部指南填补了临床试验报告标准规范在不孕症领域的空白。吴效科说,他做这件事“蓄谋已久”。

吴效科1988年毕业于徐州医学院,之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读硕士、南京大学读博士、芬兰图尔库大学留学。本来他是可以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妇产科安稳地做着副主任职位的,但2004年他看准一个机会,作为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从南京军区总医院引进的领军人才来到哈尔滨,助力黑龙江发展中医妇科。

为什么放弃南方优越的工作条件来到当时还落后的黑中医一院?吴效科觉得,作为一个有梦想的男人,他不甘心于总躲在部队医院那些知名老专家的影子里混安稳日子,他才38岁,他要创造更高的人生价值。就像那些不满足当高级打工仔而要成为优秀企业家的人一样,他想成为创造者,领头人,他有远大理想,他要追梦。于是,他在当时“北雁南飞”的潮流下选择逆行,来到相对偏远落后的黑龙江“重新创业”。

这样一个南来的才俊让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倍加珍视,时任大学校长匡海学教授给了吴效科充分施展才华的平台,竭力提供他所需要的一切,一个有活力和发展潜力的中医妇科团队就在他的手中诞生了。吴效科说,来黑龙江工作就是想寻找一个更大的发展环境和平台,自己一直以来想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的梦想在这里得到了实现。

吴效科有关“多囊卵巢综合征”的研究是属于国际前沿的研究,是近20年来国际研究领域的热点和难点。“多囊卵巢综合征 (PCOS)”是妇科常见的生殖功能障碍性疾病,其发病率占育龄妇女的5%-10%。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妇产科具有国内一流的实验室,人才队伍整齐、科研经费来源稳定,其发展方向与吴效科的妇科内分泌研究方向相吻合,于是,当时年仅38岁的吴效科就此担纲重任,成为国家级重点学科的带头人。

著作等身,肩负荣誉的吴效科上任之后,与科里的其他领导共同制定了妇产科的文化理念:和谐与发展。科室了建立起了浓厚的文化,强调整体素质的提高,医、教、研全方位发展。吴效科有他自己的目标:力争在5年内多培养人才,特别是硕士生、博士生,完成国家级科研课题,争取获得重要科技成果奖项,组织承办全国和国际学术会议,不断积累临床特殊病例。现任科室副主任韩凤娟说,吴效科的责任意识和精品意识深深的感染了科里的每一个人,整个团队都忙了起来,没有节假日,每天工作到凌晨是经常的事情。吴效科到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以后,科室的收入以每年35%的速度猛增,2008年,由初时的每年700多万增加至年2500万,现在整个学科效益超亿元。

吴效科干事业的思维方式与一般书呆子学者型的医学专家不同,他的套路更符合杰出的企业家模式,不做被动的执行者而是要当领导者,做行业领袖。他想,做企业的最高层次是什么?做标准。当企业进入建立标准的阶段,就等于在设立整个行业的游戏规则,等于在设定后进入者的准入门槛。中医专家要想成为业界领跑者,那么就必须成为制定标准的人。于是,他通过潜心摸索找准研究方向。

作为全球第五大疾病,不孕症发病率越来越高,随着新药物、新疗法、新技术的不断推陈出新,干预措施是否科学、有效、安全,急需客观公正的评价。但全球对此类疾病一直缺乏统一的临床研究报告的质量标准,这也是该行业遭遇的瓶颈难题。于是,身为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妇科病首席专家、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妇科学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的吴效科向此目标发起挑战。他与美国宾州大学教授、我国“千人计划”学者理查德牵头,组织美国、英国等全球10余个国家及地区31位知名专家共同起草和制定了《不孕症临床试验质量报告的国际指南》。所有专家组成员前期均通过300余封电子邮件对《指南》草案进行讨论、提出问题及修改意见,再收集凝练,之后再次返回,每个人用6个月时间完成,最终于2013年达成了“哈尔滨共识”。

《指南》内容涵盖试验报告中的受试者、干预措施、基线数据、不良事件及其解释等8个部分,这其中,不良事件的观察容纳了不孕症诊疗的所有过程,包括治疗、妊娠、生产及产后4个阶段。该指南获欧美生殖理事会的授权发布,同时在其官方杂志、国际顶尖级妇产科学界专业期刊《生殖与不育》(美国)《人类生殖》(欧洲)上全文发表。吴效科让自己和黑龙江的中医妇科在国际上有了影响力,有了话语权,成为领导者。

给每只大雁以“向上之风”

据研究资料称,雁队飞行呈V字,比孤雁单飞可节省71%的飞行能量。而头雁承担着最强的顶风压力,同时肩负着引导气流和引路的双重任务,所以领头雁是雁群中最为强壮最有经验的。它在空中挥动着翅膀,第一个将顶风气流生成上升气流,而队列中的一个又一个成员,借着前面同伴的上升气流飞行,同时又产生上升气流向后面的队友传导。

2015年,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科的名老中医侯丽辉、韩延华教授凭借着省部级一等奖等科技优势,率先升级为二级教授,在国内屈指可;学科骨干冯晓玲、韩凤娟等首次外派留学国际一流大学,如今是国内知名学者;张跃辉、匡洪影、孙淼、李妍等当年接受系统国外临床研究培训,如今他们有的成了四十岁以下的龙江学者、特聘教授、硕士或者博士生导师。而截至目前,吴效科团队里已有6位龙江学者,包括两名外籍专家。作为团队的领导者,吴效科颇感欣慰,通过这几年的“送出去”“请进来”“传帮带”等等举措,团队日益壮大,并由一个传统的中医队伍逐渐成长为一个开放的中西医结合、国内外协作和多学科跨界的创新团队,建立了一个多元化交流平台,重大项目的合作平台,而年轻一代也终于不负众望成长起来。正是借助于团队的力量,他们在妇幼卫生和人口健康领域里披荆斩棘,融合跨越,最终获得令人瞩目的成绩。

头脑聪明,想象力丰富,这是队员们给吴效科的评价,和那种只注重钻研学问提高技术,不大懂人情世故的书呆子型医学专家不同,吴效科喜欢读史,喜欢研究人,特别是成功者。他觉得顺着成功者的人生轨迹,从一个较大的时间跨度看历史趋势,可以总结规律,悟出道理,在人生节点上做选择时受益匪浅。而前人的经验用在当今管理团队上,可以更好地识人。

科里的年轻医生马红丽、王宇等也是吴效科的博士生,她们开玩笑说,吴老师让人羡慕吧,不但把儿子培养得优秀,也把学生培养得很优秀。吴效科在培养人才上是懂得精耕细作的,比如实施人才的“前移”和“下移”。

人才成果的产出是科学研究的最高层次目标,因此培养未来高水平的“临床科学家”,即人才前移。吴效科从创建团队伊始就同时考虑将参与项目的优秀硕士博士研究生送到国内外一流大学和学术团队中,培养科研方法,学习国内外临床科研理念,培养科技技能。2009年至今,已陆续派遣十几人次到美国、瑞典、香港等地学习,通过这些国际合作项目,培养和储备了一批有国际化视野的科研人员,形成了专业的科研团队。

人才的下移是通过项目将本学科低年级的研究生经过统一、严格培训研究方案、操作规程等,组成科研“突击队”,直接派往全国21个分中心27家医院。在科研第一线落实研究方案,配合当地分中心负责人完成项目的实施。与此并行的是引进高学历、高层次人才。2009年聘任瑞典卡洛琳斯卡医学院伊丽莎白博士为中医妇科学学科“龙江学者”讲座教授,搭建了国际交流合作的平台,为团队学术交流和国际协作铺平道路;2010年美国宾州大学妇产科教授理查德先生受聘黑龙江省“龙江”学者讲座教授,并被聘任为附属第一医院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妇科病学术委员会主席,成为目前中医界和黑龙江省唯一一位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的海外高层次人才;2011年特邀美国耶鲁大学数据管理中心(DCC)张和平教授进行合作,在不孕症的临床研究中起到了指导性作用。

有了这样两个“青训梯队”和一个“外援组”,团队间互相协作互相支持共同成长形成良性循环,雁群排好阵式开始振翅起飞。吴效科带领团队,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人文精神和管理智慧与现代西方的管理科学、管理实践的成就融会贯通起来,他要给中医的未来发展“定坐标”,他要带领团队向世界医学强国迈进。

“吴之队”向目标进军 屡获殊荣

优生优育是个世界性的难题,近年来我国晚孕晚育和不孕不育的家庭逐渐增多,现状令人堪忧,不仅是初婚的女性怀孕困难,那些生育过的还想要二胎的也一样面临难孕的窘境。据相关调查统计,不孕不育的发病率高达15%左右,我国不孕不育患者目前已超过4000万,占育龄人口的12.5%,且呈现出不断攀升与年轻化的趋势。而20多年前,我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率仅为3%。

吴效科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关注这一变化,因为他发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每年收治的妇科疾病患者中约三分之一比例是不孕症相关疾病。他说,每六对夫妻中就会有一对不孕症问题的出现,其中以多囊卵巢综合征为最多见,比例约为不孕女性的半数。于是,他开始着手梳理和破译多囊卵巢综合征的“谜团”。

吴效科说,近代中医学认为,肝藏血,主疏泄,运气机,属女子先天。冲为血海,任主胞宫。肝调冲任的中医原创性认识,为解析情志因素与不孕不育相互关系提供了重要线索。于是,他带领团队日夜兼程,最终在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情志行为学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论文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等世界顶尖期刊,代表了目前国内中医基础理论的最高成果。传承和发展了该学科的韩百灵教授关于不孕症“肝肾”学说,发展了马宝璋教授的“肾气—天癸—冲任—胞宫”的中医生殖理论,揭示了“肝调冲任”的现代生物学奥秘,形成了以中医生殖理论为发展特色的“龙江妇科”学术谱系。

吴效科带领团队一直致力于对多囊卵巢综合征的中西医结合干预研究,首次发现黄连素6个月活产率22%;针刺联合西药一线促排卵药“克罗米芬”的“针药联合”方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不孕症妇女的4个月累积排卵率达93.2%,活产率约28.7%。团队的临床试验采用的是被国际同行所高度认可的统计学上析因设计方案。课题组共筛选病例4645例,入组病例1000例,分布在国内27家医院,平均年龄28岁,不孕时间约2年,针刺和用药4个月,妊娠随访10个月。结果显示,试验受孕总数320例,妊娠总数达218例,活产人次205例,共出生婴儿数218名。也就是说,通过实施2项中医项目,他的团队让400多名不孕不育女士幸福地当上了妈妈。

2011年,吴效科的科研项目《多囊卵巢综合征“冲任停滞”的生物学机制》摘取了2011年度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2014年11月27日,第十五届吴阶平-保罗·杨森医学药学奖(简称“吴杨奖”)在北京颁奖。吴效科作为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首席专家,不仅获此殊荣而且是该奖项近年国内中医界唯一获奖人。吴效科因对多囊卵巢综合征的综合治疗做了大量研究工作,提出了女性中医生殖轴理论,并组织全球专家制定不孕症临床试验报告的国际指南,获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际合作课题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21项专业成果,成为该奖设立20年来中医界唯一获奖人。

2015年1月9日,吴效科又凭借《多囊卵巢综合征病证结合研究的示范和应用》项目获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此成果的获得填补了我国设立国家级奖励制度以来中医妇科领域内的获奖空缺。

吴效科研究的课题“基于我国多囊卵巢综合征疾病特征开展疗效评价的临床研究”,首次规范评价了中西医多种方法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的生殖和代谢临床疗效,结果分表发表于世界顶尖综合医学期刊《柳叶刀》的论文摘要和《美国医学会杂志》,证据被《英国医学会杂志》引用,纳入世卫组织疾病诊疗策略。其中,黄连素研究入选2016年度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十大临床研究》。

2018年在香港举办的第25届亚洲——太平洋妇产科学大会上,吴效科团队投稿的7篇会议论文中,5篇被选为大会演说,2篇被选为会议壁报展示,并且获得“最佳演说论文”和“最佳壁报论文”各1篇提名,代表本次国际大会妇科和生殖医学领域专家领取了唯一“最佳壁报奖”的奖金和证书,一举囊括了该学术大会的所有荣誉,这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科基地在国际学术舞台上的又一次学术大丰收。

“吴之队”的临床和基础研究得到了世界好评,获得同行的高度评价,这不仅是吴效科个人的荣耀,也表明中国中医妇科学科的学术水平已进入世界一流,并引领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建设快速发展,在国内中医和中西医结合学界起到了引领和示范作用。




致敬“老字号” 力争树百年品牌

各种奖项纷至沓来,让“吴之队”享誉国内外,龙江中医开始迈入一流舞台。然而近两年,吴效科愈发意识到仅仅跻身一流还不够,他的目标是“树百年品牌”。他常和科里的年轻人讲黑龙江医学史上的“丰功伟绩”,比如伍连德的鼠疫阻击战,大庆的糖尿病防控模式,哈医大张栋的砒霜传奇。

他说,伍连德堪称黑龙江科技一宝,当年他成功阻击肺鼠疫是中国防疫史上的创举。他发现了新的病原体,采用了“佩戴口罩、焚烧尸体、阻断交通”等当时堪称创新的防治方法,成功遏制了鼠疫传播。然后他办学校、办医院、办医学杂志、举办国际会议等,推广运用普及科学知识,提高了民众的科学素养。他能成为第一个获诺贝尔奖提名的华人,实至名归。

“大庆糖尿病防控模式”是龙江医学界的骄傲,因为它居于世界领跑地位。大庆由于油田资源的特殊性,百姓的生活条件很好代表中国民众生活质量未来,代谢性疾病较多,因此从1986年开始进行糖尿病的预防研究工作。三十年来,利用疾病筛查、科普教育和调整生活方式的手段,对糖尿病的防控卓见成效,令全世界瞩目,被称为“大庆模式”。因为该研究解答了生活方式干预对糖尿病并发症如大血管病变和微血管病变的影响,能够减少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减少心脑血管等大血管并发症的发生,减少心血管疾病死亡和全因死亡。在大庆模式的启示下,芬兰、美国、日本和印度等国都进行了类似的生活方式干预预防糖尿病研究,陆续证实了大庆研究的系列结果,发表在英国柳叶刀杂志,从而奠定了中国糖尿病预防研究在世界的领跑地位。

黑龙江本土的医学专家,哈医大一院终身教授张栋,因在使用砒霜(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特效药上所作出的奠基性贡献,并成为国际临床实践指南的一线药物,荣获了2015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这是中药史上的经典传奇。

吴效科说,为什么要讲这些?因为这些都是地地道道的龙江老字号经典的医学品牌,我们应向前辈致敬,我们更应传承精神并发扬光大。

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黑龙江亟待转型振兴,新的经济增长模式已探索了多年,王文涛省长上任后,特别强调“老字号”、“原字号”、地产科技等要利用优势发挥引领作用,龙江中医药作为一个响当当的“大品牌”自然被推到了前台。这可不是仅仅在台上振臂高呼,而是要在台下实打实拿出业绩。

吴效科说,黑龙江缺的不是地产科技资源,而是需要创新的眼光。他拿双黄连举例,这是一个用于抗病毒的传统中药,哈药集团的靠双黄连制剂每年产值几千亿;而从这样一个老药中挖掘出新用途——治疗不孕症,就是我们的创新。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科能拿到国家级重大中西医结合创新平台,就是因为有创新。

不用领导给吴效科下达精神,他自己就给自己加了压,虽然他深知,创新创业绝非易事。从何着手?虽然这几年中医药发展的势头不错,但离政府希冀的大目标还差得远。真正把其变成可以为龙江带来红利的产业,吴效科觉得还得从“内”挖掘,回归到中医药本身的价值,长期被忽视的能量。

吴效科说,我们近期的目标一是在“双一流”建设的大背景下发展好自己的学科,第二就是整合黑龙江省生殖遗传学方面的医疗资源,建立一个现代化的中西医结合的辅助生殖中心。这个中心发展好,不但满足广大患者的需求,也能成为带动龙江经济发展的一个产业,给更多百姓带来福祉。至于更恒久的目标,那依然是致力于推进实现中医妇科的现代化、国际化,在解决中国问题的过程中,发现中国特色,发挥中国优势,创造中国符号,发出中国声音,体现中国的世界“话语权”。

“人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清楚自己的方向。当你有了更大的目标,然后坚守、坚持、坚信,你就会上升到更高的层面。”吴效科认为,一个人“学有所成”仅仅是第一层次,是个人的荣耀,而“学以致用”并且用到国家和人民身上,建功立业,“学而创新”服务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生产力才会受世人敬仰。中国的科学家就要解决中国的时代难题,这才是价值体现。他说,无论是振兴地方经济还是实现中国富强,都要有实现途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目标分层次分阶段,将科技转化成产品,转化成疗效,转化成服务,转化成民众的健康,打造一个健康中国2030。

黑龙江省欧美同学会(黑龙江省留学人员联谊会) HeiLongJiang Overseas Returned Scholars Association (HORSA)
电话:0451-82628104 传真:0451-82648814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敏街9号 邮编:150001
Http://www.horsa.org.cn Email:hyb@horsa.org 微信订阅号:hljorsa
Copyright 1998-2023 All Right Reservded. 黑ICP备05001091号 
  horsa